回味学车过程酸甜苦辣

2014-09-03 21:54:50 来源:学员 
    为期一个多月的学车之旅终于结束了,其中的酸甜苦辣至今难忘,值得回味。从中采撷些精彩片断与正在学车的邻居们共勉。
  一、酸楚的桩考
  桩考当日,场景颇为壮观,四个考点沿训练场一字排开,每个考点前矗立两排笔直的高竿,旁边车辆云集,万头攒动。
  考试开始,三辆车穿梭而行,进展飞快,合格的学员们欢天喜地,跑过来与同组学员一一击掌相庆。
  轮到我上场时,已近中午时分,前两个动作完成的天衣无缝,等到最后一个动作倒库时,调度拼命催促,仓促间倒库打死轮过早,挂近端竿没能入库。在等待第二次入库时,教练在旁边安慰和关怀,还帮我推车调整位置,此时此刻不知说些什么来感谢教练,只想抓住最后一次机会好好考来报答他。
  调度又开始叫喊了,我见库里还有一辆车心里直犯疑,问了一句不行吧?调度正色道,“我说行就行!”只好硬着头皮倒车过去,眼见车已顺利入库,为谨慎起见又仔细盯着上次挂的杆,不知不觉放慢车速,耳边听到考官喝斥声,“如果再停车看竿就下来!”受此一惊连忙提高车速,反光镜里的后竿一掠而过,心里已觉不妙,急忙纠正可为时已晚,成功与失败只有一线之差,一犹豫间就擦身而过,随后失败就降临了  众目睽睽下,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车的,心里只留下酸楚的回忆,教练弯腰吃力推车的身影总是留在脑海里,内疚之情油然而生。
  二、甜蜜的时分
  经历了上次惨痛的失败后,奋发练竿,对自身的技术也深入思索:本来教练教的三次打轮进库法很简单实用,但由于练竿过于枯燥,自己擅作主张,改成西进牧歌式的潇洒花样入库,就是不断微调方向盘使车窗后红点与中竿始终相切,这方法对贴库百试不爽,但倒库时有时速度快些就容易打死轮过早。
  在补考前一天联系时,我毅然决定倒库仍采用教练教的原始办法,就是第一次中竿与红点相切时迅速打半把方向盘,第二次相切时再打半把,第三次相切时打死方向盘。
  考试如期而至,我采用上述办法顺利通过,当时激动得要教练三次告诉我在哪儿签字才行,苦尽甜来的感觉第一次品味到。教练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
  三、苦闷的路考
  路考将至,由于前一天出差匆匆赶回,练习时状态低迷,用教练的话说,怎么出一趟差变傻啦?只好寄希望于考试时能有好运气。不料教练根据我以往驾车水平把我排到整个车队第一位,担此重任令我分外紧张,到处打听路考注意事项,得知SANTANA必须走快行线,谁知偏听偏记,埋下了违令的隐患。
  考试开始我领着车队出发,一路上小心谨慎,从车库出来拐弯后的第一个弯道没有及时上二挡,潜在的危机已经显漏了,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转弯上,结果弯转的天衣无缝,速度迟迟没上去,转第二个左转弯快行线后,由于SANTANA必须走快行线的思路,没变线到慢车道,结果一直在快行道上,考官始终没发口令,心里好生奇怪,眼看丁字路口近在咫尺,我又在快行线上就擅自左转,考官顿时不悦,说规定应该怎么走,我顿时领悟,可已经开始左转弯了,只能将错就错。
  受了这一波折,我更加小心谨慎起来,本来能够加上三挡,也求稳放弃了,考官以此为由不与通过,只好苦闷地下了车。后面的学员闻此事后都把车开得飞快,均顺利通过。
  四、泼辣的飞车
  经过这一波折,几乎把我学车的自信心消灭殆尽,教练也再没好脸色,专心下一组学员的教学。眼看天气变冷,报着最后一搏的念头再次补考。经过中午另两位师傅的开导,有所开窍:首先速度要快,只要距离够坚决上四档;其次并线是如果在慢行线上要并到快行线,如果丁字路口没指令就右转弯,十字路口没指令就直行,实线不能并线,如果要右转需要提前向右并线……
  考试开始了,我再一次充当整个车队的首发,第一个直道上二挡,第二个直道上三档,看考官还没有发靠边停的意思,就索性放开了,在第三个直道疯狂加油,体验从没有过的飞车,感觉车已经开始摇晃,刚上到四档,考官就下令靠边停,成功就在泼辣的飞车中诞生了。

责任编辑:admin
看完新闻后您的评价是